第228章—230章 寒冰体质(大章)

作者:宝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绝世妖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228章—230章 寒冰体质(大章)

    然下一刻,汪成的笑容僵硬了。

    客栈中所有人几乎都在疯狂的尖叫。

    只看到那李将官的身首异处,动脉鲜血狂喷,恍如喷泉涌出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幽灵般的声音,袅袅于场。

    “你… …你想干嘛,我… …我爹可是护国将军!” 汪成腿都发软了,说到底他这个将军是自己老爹封的,从未上过战场,那里见过此等场面。

    “我,这辈子最讨厌有人在我的面前威胁我!”江恒的声音在汪成耳边响起,汪成顿时感觉自己骨头中都透着寒气。

    那一种气息,比自己老爹的还要恐怖万倍。

    下一刹那。

    一道白驹划过,伴随着所有人惊悚的目光,江恒了解了几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刚出北煌的小子了,这个世界强者为尊,弱者要么低调的活着要么就拼命修炼成为少数中的强者。

    要知道,你的命在强者的眼中就如同蝼蚁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你还是离开这里吧,你杀了汪文的儿子,他可是出了名的护犊子!”老者劝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来到了一片江湖之处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个青年的身上,他莫名的产生一种信任感,如不然也不会二句不说的跟随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本来的你之事与我无关,只因先前你出于好心帮了我一把,现在我将你女儿治好,两不相欠。”只听到江恒言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真有办法?”老者眼珠泛光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是特殊体质,若是未来能加以引导,突破通神应该是信手捏来之物。”

    只看到江恒话音落下后,将那女子带到湖中,在她下水那一刹那,水居然凝结了。

    “这女娃不错。”就在江恒动身准备为对方引导体质时,冰天雪女的声音居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雪女你也看上这女子了?”江恒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能让这二老同时觉得不错的,未来那还是得了的人物?

    “不错而已,只可惜对方的体质是万年寒冰,要是再高级点就好了。”雪女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没信了。

    “南璃大爷,万年寒冰很差劲吗?”江恒一脸莫名其妙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额… …平常人一般的寒冰体质都是百年寒冰,万年你觉得差劲吗?” 南璃就差没翻白眼了。

    雪女本就是冰雪始祖,以冰雪化身,天赋不知是人类修士的多少万倍,对方说的那些话能用常人的目光去度量吗?

    “好吧… …”

    雪女果然是不能以常人的眼光去度量,这家伙说还行,怕就是这天地间少有的人类天才了。

    只看到江恒手腕一动,一道光芒涌入对方的身体,刹那,他感觉自己就仿佛是在触碰一个冰雕一样,寒意彻骨。

    数个呼吸后,周围的寒冰消散。

    那女子此刻,境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整个身子感觉轻盈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体内寒冰之毒已解,今后若是能好好修炼,成就定将不低。”江恒话落罢,便离去了。

    那老者和那女子甚至还为来得及感谢。

    过了这天北城,那边便是江云城,那是江恒的故乡,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主要想回家调查,父亲的事情跟他们几个有没有关系!

    弑兄杀弟,就算是亲叔伯,他都不会留余地,这就是他江恒!

    竖日,江恒拿着酒壶,在街上畅意悦饮。

    天北城只是他路过的一个城池而已,他的下一站,便是那江云城,云王府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今天这么严格,往日出城不是很简单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听说大将军汪文的儿子汪成被杀了,现在正缉拿凶手呢。”

    江恒走在街上,只看到出城之处熙熙攘攘,非常的拥挤,一些人此刻正在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你感觉他?… …”

    此时,江恒感受到,周边好像有一些异样的神光在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这探风楼的神通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眼神,江恒知道自己面容定是被对方口中的汪文从探风楼中找来了,此刻正在全城通缉自己。

    “唉,居然被个小小将军通缉了。”只听到南璃带着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好似通缉在他眼中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,之前他可是大佬级别的存在,谁敢通缉他?

    “是呀,歃血楼刚走,又来了一个。”江恒两口小酒入肚,往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拦他者死!

    他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,相反,对敌人他没有半丝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… …你不是?”

    刚到门口,其中一个守卫便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他的脚像是被冰冻住了一样,挪动不得半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挡我?”几个字吐出,杀意弥漫。

    “不… …不,你不能… …”

    然那大胆的守卫话还为落下,头颅便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有时候,还是需要杀鸡儆猴,不然对方就不太安分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杀了吾儿,你还想走!”只看到魁梧的男子朝着他冲了过来,妖魂浮现在身后,仿佛下一秒要将江恒吞噬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二十七倍力量!”

    当对方近身那一刻,江恒手腕迅速发力,强大的撕扯力,顿时让那汪成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他可是通神境界后期的强者,对方竟完全没动用任何妖力就将他挡下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护犊子,但是能做到护国大将军这个职位,再怎么没脑子那也会知道,此刻眼前这个青年自己动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汪文问道。

    眼中虽还带着凶光,却已不是先前模样。

    但他也仅仅是压着那杀子之仇而已,若眼前青年背后没有超过他能承受的那些势力,他还是会杀掉或者废掉眼前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山野之人,是你儿子先行犯我,我这个人一身臭毛病,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,所以我就把他砍了。”江恒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那男子听闻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,居然在老子面前说对方儿子是怎么死的,最关键的是,对方还报不了仇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是专门为气人而生的吧。”就连南璃此刻都不忍吐槽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前在那什么宰相面前,把人家儿子给杀了,这回在护国将军面前形容对方儿子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这残忍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江恒一脸傻白问道。

    看着江恒,汪文此刻甚至有一种错觉,是不是自己找错人了,这一副表情怎么一点都不像是杀了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,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。

    护国将军汪文不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吗,自己儿子平时谁动了对方一点,都要追上门去,各种血腥。

    怎么今日却像是一个刚出嫁的媳妇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不知道,此时的汪文简直要气炸了,打又打不过,对方背景还不知道,这能让他怎么样?

    “不说我可走了。”江恒嘴角一扬,大摇大摆的准备走出城门。

    “估计这小娃娃要气炸肺了。”南璃偷笑着说道。在南璃眼中,这几十岁的人类,都是小娃娃。

    “北王回城!”

    “北王回城… …”

    … …

    只听到这的天北城中,传来一道道声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小畜生,你死定了!”汪文面目狰狞的抽笑道。

    “北王?”江恒嘴角扬起一道不易察觉的笑容。

    门在汪文的一声令下后,关上了,此时所有守卫兵将都气势汹汹的看着江恒。

    江恒此刻倒是没有一点想要出去的意思,放到在原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不会是吓傻了吧,汪文走了北王回来了难道不是应该赶紧撤退吗?”一些人看到江恒呆愣的站在原地,嘴角还挂着他们看起来像是傻笑的笑容,纷纷猜测是不是吓傻了。

    “北王,这便是杀害吾儿之人。”

    半响之后,汪文的身旁多了一位魁梧的男子,那男子身上有一种若隐若现的威压,而随在他身后的,是一只穿着重甲的军队,每一个人的眼眸中都透着嗜血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一支在战场上拼杀之后的精锐部队,也是天北城最精锐的力量,北骑。

    北蛮闻之闻风丧胆,城内无数百姓爱戴,这是一支真正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你?”北王冷眼一看,眼眸中自带威压。

    汪文嘴角微微扬起弧度,要是北王出手,这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,到时候再… …

    此刻他甚至已经想好怎么折磨这个小畜生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 …你是江恒?”

    北王看着江恒,虽然长大了些,但昔日那些特征还未改。

    “黎叔,你还记得我。”江恒一笑。

    当初这黎叔跟自己的父亲可是铁交,相隔一个城池,两人私交非常好,江恒自然也是见过黎王的。

    居然认识?!

    汪文顿时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,这北王居然跟着小畜生认识?

    汪文一口气没吞下,活活给自己气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合着刚刚自己还想着怎么报仇,没想到这两人的关系还不错,就像是老朋友聚会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 …?”

    北王看着周边这一切,对着江恒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,帮黎叔除了两颗老鼠屎。”江恒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将官、汪成?、”北王嘴角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黎叔你都知道了?”江恒闻言倒是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“哈哈,在路上听一些百姓说的,城门有个李将官,专门压榨百姓,抢夺民女,没想到给贤侄帮我这叔叔的处理了。”北王本性本就豪爽,他自知江恒品性,应当不是说谎。

    只不过听说当初云王府云王失踪,江恒被废,可为何如今却有这种手段?

    “得了一些小机缘,不知现在黎映妹妹怎么样了,还是跟当年一样吗?”看出北王心思,江恒自顾说道,顺便把话题牵引到黎映妹妹上。

    留下来,自然是有他的原因,想要调查当年的事情,怎可缺问故人。

    “唉… …”北王深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用情至深,自妻子离世再为取过她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上天不公还是如何,故妻留下唯一的女儿只能常年躺在床上,下身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他在外辉煌,受万人尊敬,但家中却不成模样。

    “可否去黎叔家坐一会儿?”江恒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这居然给忘了,瞧我这记性,聊着聊着… …”北王拍着江恒肩膀,十来分钟后到了北王府。

    北王府是整个天北城最大最气派的王府,家丁众多,但府中却缺少生气。

    “设宴。”

    北王进门,第一句便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故人之子,今日登门,岂能失礼?必好酒好肉美歌美曲相以招待。

    这便是他北王黎天。

    大厅之中,酒肉已呈上,北王坐主,江恒次坐,其余将军副官在其身后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仍是强者为尊,黎天发现,江恒身上居然散发着不弱于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自己却无法看透对方的修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对方的妖魂竟是那些少数的具有匿伏特性的特殊妖魂,实属难得。

    作为长辈,他当然不会想第二种可能,那就是江恒的妖修远超自己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的江恒其实已经远超此刻的黎天了,两人都是通神境界巅峰,但江恒的战力远不及如此。

    宴末,江恒好奇道:“黎叔,黎映妹妹不出来吗?”整个晚宴,都没看到对方踪影。

    记得小时候,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自己推着她,在院子中嬉戏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 …”黎天又是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给映儿送饭,你要一起去吗?”黎天的眉宇之间,透着复杂的神情。

    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江恒第一反应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饭毕,两人走在宽敞的小道上,黎天一言未语,眼中满是复杂的神情,似乎心事缠身。

    吱咯… …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了,整个房间之中,透着一股腐朽的味道,其中还有一股很重的药味。

    这依然是小时候的哪一个房,这仍是那时候的院。

    只不过放在房间里,那一章木制的轮椅却已经有了蜘蛛网。

    “这,怎么这么浓的一股味道?好像… …”南璃的声音在江恒脑海响起。

    “南璃大爷,你有什么发现吗?”江恒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只听到一声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不知道为什么,江恒的心中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那时候两人玩得很好,十多年过去了,再见故人,雕栏玉砌犹在,却已是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恒哥?!”

    “咳!咳咳!”

    女子头发纷乱脸色苍白,颓靡的气息下透着一张可人的脸蛋,十余年没见似乎更为精致了… …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见到江恒,急促的呼吸竟引起了一阵咳嗽声。

    还是如同小时候一样,黎映见到他眼中还是透着那最初的兴奋,转眼间即过去了十余年。

    北王御敌,家中无亲无故,旁系明面阿谀奉承暗地却是另一番模样,这十年她到底如何度过,连江恒都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她中了暗魔咒!”南璃思索了许久后恍然言道。

    “暗魔咒?那是什么东西?”江恒愣道,看着南璃表情严肃,他自知此事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找三昧回答能给你最好的答案。”南璃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卖关子,南璃大爷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江恒似是开玩笑的鄙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还是赶紧问三昧,不然这小姑娘怕是难熬过这个礼拜了。”南璃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江恒差点脱口,将声音外放出来。

    打小自己一直当黎映作妹妹来看,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对方出事,出事了北王怎么办?!他就这一个女儿呀!

    “暗掠之影,暗魔咒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暗魔咒是暗魔玄君特有的符咒,他是十八君中最毒辣的一个,此等符咒非常之阴毒,施展在怀孕女子腹中,可使出生胎儿半身不遂,或是智力缺陷等等… …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江恒的眼眸中突然多出了一道冰冷,那冷彻骨。

    原来,黎映妹妹这么多年受的苦,都是人为的!真可谓是人心毒胜过蛇蝎。

    他发誓,一定要将这一个家伙揪出来,让黎映承受的痛施加在他的身上!

    “能解毒吗?”江恒对着暗掠之影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,主人,只不过她毒性已深入骨髓,怕是需要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“多久?”

    “五天。”

    … …

    五天后,北王府。

    依旧是那一张床,那一个房,那一座院,区别的是,院中以少了许多阴黑之气,房中多了许多的生气。

    “江恒哥,你来了。”黎映秋容一悦,不禁让人有一种怜香惜玉之感。

    此时的黎映已不像先前,此刻她整个人精神气十足,眼中充满憧憬。

    “今天之后,基本上就应该可以恢复了。”江恒笑道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疗伤,先前那一股暗魔气息已基本完全抽离,今日只需再多加一步,黎映便可下床自由行走了。

    只看到江恒将指尖搭载黎映额头之处,而后一股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息朝着江恒涌来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敢反抗!”江恒冷眉一横,将暗掠之影释放,强大的气息和威压之下,暗魔玄君的暗魔咒尽数被吸入到了暗掠之影肚中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主人。”暗掠之影道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江恒道,此时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在这一刻落地了。

    “为主人服务,不辛苦。”暗掠之影话音落下后,随即便隐去不见。

    合着自己获得的几位大爷,只有南璃是个话痨子,其他的感觉跟自己说一句话都有些嫌多。

    “幸好是暗掠之影在,不然这小女娃子怕是玄了。”只听到南璃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三昧九尊十八君,三昧无疑是绝对的霸主的,就像是天生的血脉压制一样,九尊在三昧面前都得低下高傲的头颅,十八君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“黎映妹妹下床走走?”江恒笑问道。

    对待朋友,自己永远是那最温和最暖心的一面,对待敌人,他会让对方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叫真正的魔鬼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可以走了?”黎映莹莹的双眼中闪烁着不确定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二十多年来,自己曾无数次幻想着自己的脚可以踏在土地上,可以行走在府邸之间,一些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黎映眼中,曾经的江恒哥变强了,变得无比的强大。

    父亲贵为北煌重臣,请过的医者不计其数,但却无一人能知道她所患之病,只留下诡异二字。

    而江恒治疗不到一周,她明显感觉自己身体好上了许多,原本毫无知觉的双腿,此刻竟能行动了。

    在江恒的搀扶下,黎映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这是她二十多年来,第一次走路。

    “小… …小姐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个送饭的丫鬟,手中的餐具恍铛落下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居然会走路了?!”她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,无不呈现她此刻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小云,我可以走路了,以后就不用辛苦你送饭啦。”黎映莞尔一笑,露出甜美的容颜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一个与她十分交心的朋友,黎映从未当她做丫鬟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这是她的一个朋友,这些年没有小云,自己怕是撑不到今日。

    “嘻嘻,快扶我去见我爹,相信他知道我能走了,肯定会十分开心的。”黎映调皮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昨夜便出去了,听说好像前方北蛮一个酋长不知抽了什么风,居然领兵宣战。”小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了?”黎映眼眸中掠过一道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小云,那你知道他去哪了吗?”黎映问道。

    这些年,自己父亲在家的时间,怕都没超过一个月,经常是隔一段时间回家,然后回来没一两天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因为江恒的疗伤的原因,硬是在家待了四天,这是她印象中在家最久的一次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云摇了摇头,毕竟自己在这王府中只是个丫鬟,更深的内容自己就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恒哥你带我出去走走吧。”黎映莹莹双眼看向江恒,那是对外边世界的一种憧憬。

    自打出生以后,自己就没有离开过这个院子,连去其他的院子都是奢侈,更别说去外边的世界看看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 …”

    … …

    天北城,城内确实繁华,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北王,若不是他何来此等繁荣之景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街道上,此刻黎映已渐能慢步行走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刻,城中的警世钟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恍铛的钟声,让所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,因为这钟只有生死存亡之际才会响起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