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—227章 道券(大章)

作者:宝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绝世妖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225—227章  道券(大章)

    果不其然,江恒话音一落,两人的脸色顿时一变,尤其是天云子,甚至有些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浩渺宗的弟子,身为宗主的他还是颇为看重的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势力不能只有顶尖强者,那样的势力多半要凉。

    这些弟子可是为他赚取修炼资源的最佳帮手了,若是都死了,他去哪哭去?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天云子面露祈求。

    太上长老面色变幻了数次,终究还是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也罢,凭借我的天赋,穷其一生恐怕也无法达到那一层次,这东西对我而言作用不大,既然小友想要,那就赠于你吧。”

    江恒原本还有些惊奇于这天云宗太上长老的痛快,可在看到手中的东西之后,江恒瞬间就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大方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手上的,是一枚道券。

    道券这种东西,江恒没见过,但是却听说过。

    那还是从景王口中听说的,按照景王的说法,当初他参与过一场杀戮城的拍卖会。

    拍卖会上就有一枚道券,景王当时形容了一下形状,和江恒手中所拿的这张券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并且江恒尝试了一下,即便是以他现在的实力,也不足以将这道券毁坏。

    据说当时这道券拍卖出了数千万灵晶的价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浩渺宗全宗恐怕也拿不出这么多的灵晶来。

    数千万灵晶啊!

    堆在一起,恐怕要堆成一座小山了。

    江恒之所以理解了太上长老的心思,也是因为这道券的价值。

    价值的确很高。

    但这太上长老,却明显不敢用。

    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

    对于这张道券的处理方法,这天云宗太上长老只能有两种。

    第一种,就是等到自己突破到实丹境界之后……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忘了说这道券的价值。

    道券其实就是一张通行证,乃是一处名为金丹盛会的通行证。

    据说在那场盛会中,会有一真正的强者传授突破到金丹大道的方法,所以被称之为道券。

    参与者实力必须达到实丹境界,这是门槛。

    还有一门槛,便是拥有这道券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天云宗太上长老从哪里弄来的这张道券,但很明显,以他这般年龄才达到通身巅峰,这辈子有没有就会到达瀚海之境都是问题,更不用说是实丹境界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想要自己参加的念头明显是扯淡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将这东西卖掉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卖给谁?谁敢买?

    或者说,就算他把这东西卖出去了,那所得到的钱有命花吗?

    江恒觉得,没有。

    几千万灵晶,就算是实丹境界的强者都会动心,你一个小小的通神往哪里跑?

    也不知道从哪里走漏了消息,被歃血楼得知,而这歃血楼楼主看上去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,从这次行动来看,他应该没有通知罗浮宫,不然的话来到这里的可就不是这种境界的人了。

    怎么也得来个实丹或者虚丹吧?

    江恒略微沉吟,旋即甩手丢出去几个玉瓶:“这东西,我收下了,这些丹药算是报酬。”

    江恒此前闲来无事炼制了不少丹药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初步炼制出七阶丹药了。

    一枚七阶丹药的价值相当不菲,至少也值数十万灵晶。

    丢给这天云宗太上长老的丹药中,有一枚七阶,数十枚六阶,算下来几百万的灵晶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虽然江恒知道,自己没必要给他们钱,直接拿走对方也不会说什么,但凡事都有万一。

    万一他们会怀恨在心,将这件事透露出去呢?

    接过丹药瓶,起初天云宗的太上长老还没有当回事,只当是江恒敷衍他一番。

    但在打开之后,他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,旁边的天云子也傻眼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么多的六阶五阶丹药,都是直接对他这个境界提升巨大的。

    而七阶丹药对瀚海之境的强者甚至都较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或许两者之间的价值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但若是道券和这么多的丹药同时摆在他们眼前的话,那么他们会好不犹豫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道券根本就是烫手的山芋,哪里有这些宝贝丹药来的更加实在?!

    “感谢前辈!前辈大恩,晚辈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天云宗太上长老也改变了对江恒的称呼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对他而言简直是意外之喜,而且还是天大的惊喜好吗?

    “无妨,我需要你们发下个誓言,这件事,不得外传,懂吗?”

    江恒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懂,当然懂!”

    天云子和天云宗太上长老犹如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既然如此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江恒点了点头,旋即便是离开了天云宗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江恒的脚步突然一顿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身穿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的淡粉色衣裙,徐雪凝正奋力的拼杀着。

    她的肩膀已经被洞穿,四周有数名杀手正向她扑来。

    就在徐雪凝绝望之际,这些杀手的额头均是被冰晶洞穿。

    徐雪凝愕然抬头,却只发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背影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空中,留下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对于徐雪凝,起初江恒是充满恨意的。

    但如今的他,已经不复当初那般实力,眼界的提高,已经让两人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。

    这恨意,自然也是消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换言之,若不是徐雪凝所化为的催化剂,江恒恐怕也不会成长的如此迅速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后的两天时间,江恒把剩余的歃血楼据点全部摧毁。

    并且狠狠的搜刮了一拨。

    人人都有私心。

    每一个据点的头目,都或多或少有着不少存款。

    这些江恒毫不客气的将其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日,江恒来到了北煌朝的最北边。

    天北城。

    这里是北煌朝的边陲重城,再往北的话就是蛮人所在之地,蛮人肉体力量强横,对于普通人而言杀伤力可谓是巨大无比。

    所以一到冬天,蛮人就会因为忍耐不住北方极寒彻骨的天气,从而跑来劫掠资源。

    可天北城之中,却有镇北王的存在,自镇北王驻守此地后,北煌朝再也没有被蛮子进犯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北城是北煌朝的重城,地处北煌最北,因为地势偏远,靠近北蛮,戒备十分森严。

    但也正因如此,成为了某些将官的敛财工具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穿这么光鲜的衣服,你不怕被城门的李将官拦下吗?”走在路上,一垂暮之年的老者带着一年轻的女子路过其旁。

    两人皆穿布衣,行走促步,似乎是有什么急事。

    “额?”

    江恒有些懵。

    一个通神境界巅峰的强者,居然被人好意提醒要低调,小心被抢劫。

    自己穿得好像也不像一个土财主吧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就不是这天北城的人,这门口有个李将官,凡是看起来有点钱财的,都会捞上一把,你这样恐怕要遭罪哟。”

    老者的声音中透着无奈。

    自从这李将官管理这天北城城门后,进城的人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对方的妖魂特殊,本身通幽境界的他可以查探到通神巅峰之下妖修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镇北王难道不管吗?”江恒问道?

    据流传,这江北王的威望颇高,怎会让手下做出这样的事?

    “哎,这山高皇帝远的,北王经常在外,怕是这些年挣得名声都要给这一颗老鼠屎给毁了!”说起北王,老者眼中流露的是崇高的敬意。

    在天北城,镇北王无疑是大家心中的神!

    要不是他,这天北城每年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,自从镇北王来了之后,天北城一片安定。

    路上,几人闲聊了数句,不一会儿便到了这天北城中。

    当真如老者所言,前方但凡是穿着华丽的,基本上都会被拦下来盘问一番。

    天北城一共四个城门,据老者言道,先前这李将官未上任时尽数打开。

    李将官上任后,据说是为了防止北方蛮人混入,为城中安危着想,只将北门打开其他大门一律关禁。

    其实谁都清楚,这不过是对方想要敛财使用的手段而已,若真这样,为甚北王回来时一切如初呢?

    再说,北蛮长得如此有特征,难道混入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城里城外百姓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“你!对没错,就是你,过来。”

    长长的队伍中,一双炽热的神光盯着江恒。

    跟着老者聊天,感觉挺有意思,没想到却突然被叫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!”江恒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通幽初期的妖修,他还没放眼里过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妖修,他手指一点能死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不好意思,这是我侄儿,第一次入城应聘事物,不懂礼数还望见谅。”老者控背行礼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青年路上都挺有礼的,谈吐也十分得体,他倒是挺喜欢,但不知道为何遇到这守卫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他本身也是妖修,在眼前的青年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,只有两种可能,第一对方是个普通人,第二就是对方境界远在他之上,从眼前看明显是前者。

    那些高等级的妖修,那个身边不跟个随从,这么年轻的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要是被这些人带走,那不死也是残废,能解围就为对方解解围吧,萍水相逢,聊之欢畅,能相助一把便助之。

    闻言,江恒倒是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萍水一逢,路上只不过是想通过老者的口中了解一下这天北城,虽言聊数句,却没想到对方会挺身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不可能不知道,这样做的下场,一不小心就会引火上身。

    “你侄子?哟,这小姑娘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那守卫瞟了老者一眼,带着邪气的神光投向身旁带着帽子的女子,她把脸遮的严严实实,但却遮不住那种美艳的气质和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姑娘确实还不错。”南璃悠悠言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错,莫非到你兽性大发的时节了?”江恒半开玩笑言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本大爷是那样的人吗!我是说她的体质特殊,是寒冰体质。”南璃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寒冰体质,难怪… …”

    刚刚在对方面前,江恒就感受到一股凉气,这天气虽说说不上三伏吧,但也确实有些炎热,对方却这般遮体不露肤,确实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,我怀疑她是北蛮人,要接受全面检查。”那守卫搪塞一个借口,伸手准备抓那女子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女身患重疾,此次是进城医治,还望… …”老者手中拿出一点财物,往那守卫手中塞去,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女儿去了还能回来?!

    “谁要你的钱,走开!”守卫一推,一把将那女子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熊熊燃烧的欲望面前,这点财物算什么。

    然那守卫一扯,触不及防的女子面纱悄然滑落,倾城美颜之容让周围女子埋头自愧、男子的目光则如同被磁铁吸附不肯撤去,而那守卫则是呆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合着今天自己是运气爆表呀,居然撞上了这么个美女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江恒声音十分冰冷。

    当着自己不存在?虽说自己平时不管闲事,不过对方本意是想帮自己,却无意惹上麻烦,这种就不再是闲事了!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这是找死!”守卫一拳朝着江恒砸去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释放妖力,通幽境的他单纯肉体力量就能将这个不是妖修的普通人拍死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在这年轻人身上,感受不到任何关于妖修的气息,除非对方比自己修为高,但这种可能存在吗?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这么年轻就到通幽境之上,在天北城那里有这样的人,若是外来的年轻天才达到这个境界那个不是长队随行,身边有强者保护。

    再说,这老者只不过是一幻妖境界巅峰的蝼蚁而已,随在身边的女子也是个幻妖后期的妖修,这小子修为能高到哪里。

    “咚!咔嚓!”

    江恒抬起拳头,只看到两个拳头撞在一起,紧接着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完了,这小子废了。”

    一位中年男子摇着头叹着气说道,这么明显优劣差距。

    初生牛犊确实是不怕虎,但也仅仅是不怕而已,可是对方要吃你,你有能力反抗?

    “啊!… …”

    然,下一幕却看得众人那是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… …

    杀猪般的哀嚎从那守卫的口中传出,对方的手竟然直接被撞碎了,就好像石头打在鸡蛋上一样,那么的轻松。

    守卫的声音吸引来了更多的人,城门下的守卫见到这一幕,纷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拳能轰碎通幽境初期的妖修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因为地处北蛮,为以备不时之需,守城门的守卫可都是天北城中上游的强者,居然一招之内被废了一只手,对方甚至连妖力都没动用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被这一幕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是个怪物吧!”

    一些人看着江恒,如同在看一头凶兽一样。

    那女子的美眸微怔,老者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敢来这闹事!”一口黄牙,身穿战袍的一男子走了过来,他的眼眸中浓浓透着贪欲。

    从周围的民众们的眼神中,不难得知,这应该就是那大名鼎鼎的李将官了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叫你的人别惹我。”

    江恒话落,那中年男子刚想说话,如同冰髓般寒冷的声音再道。

    “包括你自己!”

    嚣张!霸气!不怕死!

    周围的人,都纷纷为其捏了一把汗,这李将官既然能在这里作威作福这么久,必定是有他的本事,怕是这小子要完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江恒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 …没事。” 女子显得有些呆滞,此时的他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,适才简直像一个霸道的魔鬼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李将官声音中带着怒颤,这么久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!

    一些人心中为这青年默哀,基本完了,要知道这李将官可是通天境巅峰的强者,就算一百个通幽境初期在他手下也过不了三招。

    只看到李将官通幽境界巅峰的修为,伴随着妖力狂涌而出,两尊妖魂站立于身后,光是气息就让无数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在天北城,修为两极分化严重,低等级的妖修占大多数,更有一些是只达聚妖境的类似于普通人的妖修。

    这些人那里能承受住通幽境巅峰强者散发出来的威压,在他们看来,这就跟神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那老者猛然提醒道,见那李将官杀气腾腾,他心中就直打寒颤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只看到空气中一道模糊的痕迹走过,随后,杀猪般哀嚎响起,刚刚还是杀气腾腾的将官,在这一刻眼中尽数被恐惧溢满。

    周围其他人看着江恒,不知觉的往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这一刻,没有人敢拦着他们,那些守卫都不敢正视对方一眼,废话,能轻松做到这一幕的人,能是普通人吗?

    “别… …别碰。”

    发生那一幕之后,三人很轻松就进入到了城中,此时几人在一家客栈。

    当江恒掀起对方衣袖时,是看到那如雪般的肌肤中透着一股冰凉。

    “小女每年酷暑之时,都与常人大不一样,身上凉如寒冰,连续看了数位医者都毫无用处。”那老者惆怅一声叹息,满眼都是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一次进城,就是为了寻找治疗的办法,酷暑之时每至午夜时分如撕心裂肺的疼痛遍布全身,他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恨不得自己换成女儿来受苦。

    “这一老一少也算是幸运,要是这一次没碰到你,怕是活不过明年咯。”南璃在里边悠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夸张?我怎么看她气色不错的模样?你不会是危言耸听吧?”江恒闻言,明显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说的是什么话,本大爷是这样的人吗?!”南璃一副气炸了的模样,居然被一个小辈质疑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寒冰体质,本就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体质,他们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二十五岁之前没觉醒便会在二十六寒冰渗体而亡,现在她应该是二十五岁,手臂关节一尺之处有个蓝点,肩部淤青二处,不信你可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!”

    江恒将女子衣袖抚上,一个蓝点映入双目。

    “寒冰体质只传女不传男,她母亲应该寒冰体质。”南璃声音响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!就在这!”就在这时,门口之处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可让我好找,在这天北城之中,你居然敢废了我汪成的人!”只看到一个怒气冲冲,嘴角挂着阴狠的男子带着十余个通神境初期的妖修前来,每一个眼中都充满着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两个在三小境的低等级妖修,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,这确定不是在杀蚂蚁用牛刀?

    “汪将军,就是他,我怀疑他是身上私藏违禁品,叫他出来检查,没想到居然就下此狠手,还说将军你姓汪,什么汪将军狗将军的。”李将官一脸哭腔,那表情那神态不拿影帝简直浪费人才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表演天赋不错。”南璃笑道。

    “居然连南大爷你都夸他了,不行我妒忌了,突然不想让他留在世上了,因为那是浪费空气!”江恒嘴角一扬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和老者此刻则是一脸惊慌,这么大的排场,他们那里见过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汪成,唉… …”

    “惹谁不好,偏偏惹汪成,他父亲汪文可是天北城的护城大将军,北王不在,可就是他管事。”一些闲言碎语自周围涌出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看着汪成的表情,他似乎很享受这些言语。

    “刚就不应该放了你。”江恒的话十分的冷。

    汪成看了一眼江恒的眼眸,他心底深处涌现出一股恐惧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股恐惧很快就被他打散,老子的父亲可是护城将军,敢对我动杀机,怕是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在这天北城之中,除了北王谁敢动他们汪家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是想被废成废人还是想喂狗?”汪成眼眸中自成一种盛气凌人,居高临下之势。

    闻言,江恒内心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老子上次刚灭了歃血楼打劫了云天宗,这一次居然碰上了一个找死的傻帽,问自己到底是想被废成废人还是剁成肉块喂狗。

    “我选第三个,让你们都死怎么样?就从你开始吧。”一抹诡异的笑容扬起。

    汪成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