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 我对莲花有兴趣

作者:宝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绝世妖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152章 我对莲花有兴趣

    景王正盘膝坐在地板上,房间内的光线看上去有些昏暗。

    正是这昏暗的光线,却显得景王的眸子格外闪亮。

    被那幽幽的目光盯视,江恒只觉有些不自在,上前两步走到景王身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很想知道,你最后是用什么手段瞬间出现在我身后的。”

    不等江恒开口,景王却已率先发问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渐渐眯起,盯着江恒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江恒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场内的气氛随着江恒这话陷入到了沉默中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景王突然笑了:“也是,毕竟谁都有几个秘密,既然你不愿意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对那莲花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江恒突然打断了景王的话。

    看着景王那明显愣了愣的脸色,江恒继续说道:“我说的莲花,是玄元伴生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景王皱眉,他突然有些摸不清江恒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江恒扭头,看了一眼关闭的草屋大门,旋即转过头来,说道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思过崖门口的那些人,是为了防备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景王毫不在意的笑笑,旋即嘴角勾勒出和一抹讥诮的弧度:“当年我在建造起这草屋的时候,他们就在,一直在那守着,据我所知,在我离开的这几年里,他们再也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景王没有继续说下去,不过言语之中的意思再明确不过。

    江恒停顿了一下,默默的从储物空间内取出了一大块兽肉,还有……美酒。

    “喝点?”

    “必须喝点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说你的故事,我来准备,我对你的故事感兴趣的程度甚至还要超过玄元伴生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

    江恒也不怕自己一把火把这茅草屋点着,直接就在狭小的空间内架起了火,开始烤肉。

    景王拿过江恒所准备的美酒,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喝完后,景王却是皱了皱眉,旋即取出一大堆酒壶:“还是喝我的吧,你这酒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恒笑笑,他不是什么嗜酒如命的疯子,所以买来的也只不过是在普通人眼里算的上是美酒的酒,碰到真正懂的人这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随着景王娓娓道来,江恒手中的动作也没有丝毫迟滞和迟缓。

    浓郁的肉香开始向外弥漫,看着眼前那大滴大滴落下的金黄色油脂,景王忍不住狠狠的吞了吞吐沫。

    而坐在思过崖前的一众人等,也嗅到了这股肉香,即便他们最年轻的都是年过百的人了,漫长的修炼岁月让他们对于这等口腹之欲并不再像年时那般热衷。

    但在嗅到这股味道之后,他们都感觉自己肚子里的馋虫正在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肉考好了,景王的故事,也说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还有三个陷害了你父亲的人,就在思过崖内。”

    江恒若有所思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景王点点头,目光中闪过一道凶芒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江恒撕下一大块烤好的肉递了过去,旋即笑了笑道:“来吧,尝尝。”

    酒足饭饱,景王也没有了最开始的那般形象,此时的他正舒舒服服的靠在墙上:“说说玄元伴生莲的事吧,要知道,那是魔天看上的东西,他为了这件东西相信已经等了有超过十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等了二十年,他依旧只不过是三转通神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江恒淡淡一笑,旋即看着景王,开口道:“我们合作一下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怎么合作?”

    景王面色不变。

    “你我联手,干掉魔天,然后,我要玄元伴生莲。”

    江恒语气平淡,仿佛是在叙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放在心上,要我看来,你对于自己能否真正能杀掉魔天,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?”

    景王对此不可置否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他也只不过是水属性。

    他的自保能力很强,但论及攻击能力,光凭重水的话恐怕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第一妖魂只有仙级层次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有些困难,那魔天生性多疑,是不可能孤身一人前往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把除了他之外的其余人放在眼里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倒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江恒耸了耸肩,如果你答应的话,就告诉我有关魔天的资料,我也好提前做准备。

    景王沉默。

    但是并没有过去多久,他便狠狠的拍了一下地板。

    “吗的,干了!”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在说完后,景王却是又问了一句:“为何,要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各取所需。”

    景王皱了皱眉,对于江恒这个明显有些敷衍的答案显得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“再加上一条,你是我师兄。”

    江恒看着景王的眼睛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却是让景王全身一震。

    “有效果了啊,我真特么是个天才。”

    看着景王明显变幻的神色,江恒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之前在对战中,他就能看得出,景王的内心其实一直处于一种无比矛盾的状态。

    一方面因为自己父亲的事,他开始不相信所谓的同门之谊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活命,让自己的师兄弟去进行必死的断后?

    景王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,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,而且距离他,很近很近。

    但另一方面,无数师弟们的崇拜,以及师长们对他的宠溺,这些记忆又无时无刻不在打动着景王的心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小瞧这样一个小小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是这种想法,在将来进行关键突破的时候将会形成心魔,那样一来可是十分危险的。

    江恒这句话,就犹如晨曦的阳光,穿透了浓重的云层之后照在景王的心上。

    江恒心中幽幽叹息,他能做的,都做了,接下来就看景王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此次天阙秘境之行过过后,不论结果如何,景王都会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对浩渺宗,他是离开,还是留下。

    “我整理一下魔天的资料,回头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景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还是打算隐藏一下,只是他的声音都在轻轻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等着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