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我跟你们走

作者:宝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绝世妖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103章 我跟你们走

    “里面有声音!看来还有漏网之鱼啊,哈哈,这次大人委派的任务总算能完成了!”

    大笑声传来,让苏荣父子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江恒!你和小光快从地窖走!快,那边有通往外面的路!”

    苏荣脸上涌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之色,却是语速急促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,我不走!要走一起走!”

    苏光的声音中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年龄只比江恒小一两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却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,导致苏光看上去要比正常的同龄人瘦小不少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有我在,没人能带走你们。”

    江恒眼底闪过一丝寒光,旋即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从其周身涌现出来:“你们在屋子里别出来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也不顾苏荣的劝阻,江恒迈步直接走出了房子。

    门外,一队城卫兵正虎视眈眈的盯着门口,看得出他们好像正准备冲进来,江恒的出现下了几人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,看到江恒后眉头一皱,正要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可这刚一张嘴就被江恒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江恒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队卫兵不过六七个人的样子,可看上去却十分懒散,不像骁勇善战的士兵,反倒和兵痞有些类似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当然是征兵了,我说小子,躲的够严实的啊,征兵令已经实施十多天了,你居然才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被江恒打断话后,青年有些不爽,目光不善的盯视着江恒,心中却已暗下决心,等把江恒抓回去强制征兵前,一定要先教训一番,让他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!

    “按照律令,征兵全凭个人意愿,哪里有强制征兵的道理?”

    江恒的声音愈发冰冷。

    即便是城池危在旦夕,这律令也不会有丝毫改变,这一点在到来之前江恒便了解过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城池有被破的风险,身为城卫兵此时应该在战场上与妖兽奋战才是,这几个货看上去哪里像是受过伤,上过战场的样子?

    江恒意识到了这里面可能有猫腻,而且恐怕还不简单!

    听到江恒的话后,一众士兵表情顿时便的古怪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青年更是夸张,看上去仿佛竭力憋着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听到没有,这小子在跟我们说律法,你们说说看,律法里面有没有这么一条?”

    青年肆意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律法?那是什么东西!我只知道我们家少爷说的话就是律法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未免也太天真了,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少爷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另一个士兵看向江恒的目光中满是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倒是说说看,你们少爷是谁?”

    江恒依旧是一副平静之色,但熟悉他的人却知道,在这种情况下江恒越是平静,就代表着他内心越是愤怒!

    西狼朝的律法如何江恒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他身为浩渺宗的弟子,在手持任务令的情况下就算是国主都不敢对他有半分不敬!

    本来江恒并不想去管西狼朝的烂事,但再怎么说,西狼朝是直属于浩渺宗的,如若这国家中都是像眼前士兵这种卑劣的东西,那江恒感觉,这西狼朝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你挺好了,我们少爷名字叫夏轩!乃是当今西狼朝宰相夏明大人之子,而夏明大人则是西狼朝中主管律法的权威人物,现在,你明白了?”

    那士兵煞有介事的为江恒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宰相之子?”

    江恒看向青年的目光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来头这么大。

    对江恒而言,这所谓的宰相头衔和废物没有丝毫区别。

    但在这西狼朝中,宰相一职的确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怕了吧?怕了就乖乖跪下给我们少爷磕头认错,没准少爷一高兴,就把你留在身边做个小弟了,这样你还能留一条小命,以免被献祭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士兵悠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献祭?什么献祭?”

    江恒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从这句话中,他听闻到了关键所在!

    这献祭到底是指什么?一种仪式?

    江恒突然意识到,这征兵恐怕并非是为了上战场,而是有很大的可能是为了这劳什子献祭!

    “不是告诉你了?这种事不要随便挂在嘴边上,自己掌嘴十下。”

    夏轩瞥了那士兵一眼,突然不咸不淡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而那士兵听到这话后,原本还有些得意的神色瞬间僵硬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惶恐和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少爷,我这就掌嘴!”

    清脆的耳光声响起,夏轩却是将目光投向江恒:“小子,献不献祭的就不是你能管的了的了,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乖乖的跟我们走,少爷我心情好的话,你兴许还能保住一名,心情不好,你可就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选择,丢掉小命,现在你选吧!”

    夏轩看向江恒的目光宛若是在看一只蝼蚁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自始至终也没有把江恒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江恒实在是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咳咳咳!

    咳嗽声从房间内传来。

    夏轩目光一凝:“里面还有人?”

    “是我重病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江恒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重病?”

    夏轩神色玩味:“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直接推开了江恒,进入到了屋子内。

    晦暗的光线和潮湿腐烂的味道让夏轩眉头大皱,他的目光只是在小屋子里一扫,最后便是定格在了卧榻上。

    眼看着苏荣在咳血,尤其是刻出来的鲜血中还带着几许浓痰,看到这一幕夏轩只觉腹中一阵翻滚,再也待不下去,转身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难看至极,心下后悔为什么还要进到屋子里面去看一眼。

    身为贵族,夏轩打心眼里看不起这种贫民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想好了没?少爷我的耐心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夏轩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分个人出来照顾好我爹,如果你能做到,我就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江恒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荣的病之前他已经探查过了,虽然表面看上去严重,但事实上这种伤势对江恒而言算不得什么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