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歃血楼来袭!

作者:宝哥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绝世妖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24章 歃血楼来袭!

    提及歃血楼,即便是北煌朝之中的大势力也无不为之色变,这之中甚至包括皇室在内。

    毕竟歃血楼号称只要钱到位,就没有他们不能刺杀的人。

    因而对这歃血楼,江恒还算认识。

    只是江恒有些不能理解,这歃血楼……为什么要出手刺杀他?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不能江恒发问,那几人已经点了点头,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桀桀,现在想走?恐怕有些迟了吧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阴冷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面色骤变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数道破风声响起,江恒环顾四周,当视线定格到某一处时,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这附近出现了十余个身穿血色长袍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些身影连带着面部都埋藏在长袍之下,令人看不清其面容,仅仅只有一张嘴显露出来,给人一种无比森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乍眼一看,这些人根本没法区分其面容,在这些人胸前都有着一枚铜色纹章,纹章上印有一柄血色长剑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纹路。

    唯独有一人,胸前却是戴着银色纹章,之前的笑声便是从这人口中发出的。

    云王府中的一众人等如蒙大敌,毕竟在人数上他们是劣势。

    几人迅速行动起来,隐隐把江恒和蓝沁保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江恒心乱如麻,只觉脑海中一片混沌,完全搞不清楚事实真相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股温润如玉的触感刚江恒心中一颤,低头看去,却是发现蓝沁正给自己递出鼓励的目光。

    莫名的江恒心头稍稍安定,握住蓝沁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真是让我们歃血楼好找啊。”

    那唯一的一个银牌杀手嘴角一咧,露出一口白牙。

    江恒注意到,此人的下巴有一颗特征十分鲜明的痣,因为这痣乃是紫红色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歃血楼的杂碎,多说无益,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。”

    苍元冷然一笑,只是脸上却有着些许涨红之色,调动妖力时气息也变得不是很稳定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动手!”

    随着银牌杀手的一声冷喝,所有的杀手纷纷欺身上前。

    双方顷刻间便是战成一团,江恒这边的人数虽然稍逊一筹,但每个人的实力却要稍稍强一些。

    因而乍一接触,双方似乎还能处于平手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少爷您快走,这边我们来牵制住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怒吼一声,将其自身的两道妖魂全部释放出来,当妖魂出现,此人的气势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手中重锤猛然一挥直接将对方两人逼退。

    “想走?天真,真以为你这个老东西在受了重伤之后还能拦住我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猖狂的笑声伴随着低沉的闷响声从不远处传来,只见银牌杀手与苍元在碰撞之后各自向后退去,区别在于银牌杀手仅仅只退后了三步便停了下来,反观苍元却接连后退了十几步!

    并且在身形停顿的那一刻,苍元噗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气息也是随之萎靡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苍元大人!”

    “苍爷爷!”

    江恒面色也是大惊,他明明感觉两人的实力差距并不是很大,为什么会……

    “小子,这也就是之前我想说的可惜的地方了,此人实力的确不错,甚至半只脚已经迈入了那一层次,只可惜,他应该是之前被人偷袭,所以受了重伤,目前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恐怕连全盛时期的三成都不曾拥有。”

    南璃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受了重伤……”

    江恒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他很想问个清楚,但眼下这种情况,江恒却知道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南璃,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救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江恒突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般平静之下,却掩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暴虐。

    南璃沉默片刻:“没有,凭你现在的实力,根本无法发挥出妖神珠万分之一的力量,想要拥有搏命的手段,你至少要觉醒一道至尊妖魂时方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江恒没有去询问至尊妖魂是什么,而是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那如果我现在把你从妖神珠中释放出来呢?你能否化解这一次危机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南璃的声音陡然提高八度:“你是不是疯了?我是你召唤出来的第一妖魂,你知不知道第一妖魂对你而言代表着什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南璃的语气一顿:“虽然我很渴望自由,但是却不代表本大爷会任由你去做傻事,你难道看不出来吗,这歃血楼针对的就是你!而且是必杀你的那种,将我释放的确能化解眼前的危机,但是你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,妖神珠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江恒闻言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他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肉里,却毫不自知。

    “浪白!你既然已经答应,为何还不出来!”

    再度喷出两口鲜血后,苍元的七窍都隐隐出现了血丝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是险象环生,毕竟人数上是有劣势的,而且歃血楼那边都是杀手,擅长偷袭,因而云王府的这些人身上都出现了或重或轻的伤势。

    呼呼。

    一阵风刮过。

    旋即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此人身着灰白色的粗布长袍,满脸邋里邋遢的胡茬,值得一提的是,他的其中一条腿却是中空的。

    这人,竟然是个残疾!

    看到这人出现,苍元似是松了口气,旋即目光一厉:“马上,带着我家少爷快走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向下瞟了一眼,旋即眉头一皱:“这可是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苍元再次被击退,眼角处两道鲜血流淌而下,却是看着中年男子的方向狠狠一跪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一跪,导致苍元的肩膀被随后攻来的银牌杀手洞穿,他只是堪堪避开了要害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求你!”

    苍元嘶声力竭的吼道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中年男子明显愣了愣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后,他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不长眼的家伙,竟然敢管我歃血楼的事务?找死!”

    一名铜牌杀手冷冷一笑,直接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向浪白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浪白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,他的身体陡然间爆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速度,瞬息间便是从这杀手的侧面穿过,同时手中一把短刀轻而易举的在杀手脖子上一抹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